第九章 关长生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九章关长生

云城,实际上只是一个小县城,原来称之为解县,是河东地区一个十分普通的小县城。不过,县城虽然不是很大,然而却是格外的热闹。走进城门,迎面而来的是一片祥和繁荣的氛围。

云城县衙,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只见这个的身长九尺,有倚天之势,髯长二尺,飘逸洒脱。面若冠玉,唇若涂脂更让人称奇的是,世所罕见的丹凤眼、卧蚕眉居然集中在这一人的身上。凤眼生威,卧蚕似雾,英气逼人,霸气十足。手提着一把长刀,威风凛凛。

他就是星寂口中的长生叔,关羽,字长生,是云城县衙的一个小小的校尉。

踏出县衙的门口,看着街上繁荣的景象,长生不自觉地笑了笑,毕竟在这其中有自己付出的一份心血。

走在大街之上,不时地和众人打着招呼,似乎这里的人认识他。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笑脸,长生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

昨日黄昏,一队人马冲进了云城。刹那间闹得人心惶惶,鸡飞狗跳。后来才知道,那是河东将军胡瑁的军队。而领队的正是胡瑁的儿子,胡威。一想到胡威,长生的眼中砰然燃起了熊熊的怒火。自昨日开始,云城内的少女就开始一段悲惨的经历。

县丞杜欢也是极力的劝阻,只可惜不但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自己又遭到了一顿毒打。谁让胡威的父亲是河东将军呢!

白云酒家,长生越想越是气愤,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这里。闻着从里面飘出来的酒香,长生想到了一句话:借酒消愁。

“监察者,你总是跟着我干嘛啊?”一想到紧跟在自己身旁的王丰,星寂就有些不耐烦。他说自己就在云城,可是进了云城之后,王丰却还是一直跟着他。这明白着就是**裸的监督吗!

“呵呵,我老叫花子无依无靠的,你忍心把我丢下啊!”王丰知道从自己不让他杀胡威的时候,星寂就对他产生了芥蒂。不过,没办法,一想到星寂的父亲,他也就不得不厚着脸皮跟着。谁知道一旦脱离了自己的视线,星寂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你、、”星寂正想要说话,却看打一个是十分熟悉的身影。看到那身影走进了一家酒楼,星寂快步地跑了过去。

长生刚刚坐定,一个带着无尽悲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长生叔。

循声看去,长生眉上的愁云顷刻消散了。

“星寂,你怎么来云城了?”长生惊喜地问着,目光向外面望了望说:“义父怎么没有来啊?”

听到长生说起辛颜,星寂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放声痛哭起来。

“星寂,你这是怎么了?”

“长生叔,爷爷去世了,就在三天前。”

听到辛颜去世的消息,长生当即愣在了那里。自己记得辛颜的身体一直很硬朗,怎么突然就去了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长生急切地问道。“义父的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怎么就突然去世了?”

“爷爷,爷爷是被人杀死的!镇子里的人全都被杀了!”

轰!眼前的桌子轰然炸裂成无数碎片,丹凤眼中燃起了红色的火焰。

“是谁?是谁干的?”愤怒的声音在酒楼里回荡着,所有的人全都看向了这里。都不知道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人们看到的是自己熟悉的关校尉浑身的杀气。

“河东将军的儿子胡威,带着一队人马将镇子的里的人全都杀害了。”

“胡威,又是胡威!啊!”长生怒喝一声,抓起一旁的长刀向外冲去,星寂也紧紧地跟了上去。

刚出门口,长生就被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拦住了。这乞丐不是别人,正是王丰。苍老的脸上,一对精芒细细地打量着长生,嘴里不解地说道:“嗯?没想到你也踏入了修真境。”

将几两散碎银子丢到了乞丐的怀里,长生抑制住内心的愤怒道:“闪开!”

只是,拦在身前的王丰并没有任何挪动的意思。

“监察者,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让我报仇也就算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