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画符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钱江当然知道自己家中什么样子,可是两个女人的心都没在家上,让他这个大老爷们怎么办?肚子,孩子,两个女人整天就是这样的话题,他挣下的几个钱,全部送到医院了,换来的是各种化验单还有大包小包的中药,可就是没换来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他感觉自己一直生活在黑暗中,见不到一点亮。

你那里缺不缺人,我想上你那里当力工。钱江是听杜繁生说的,沈鸿刚接替了爸爸,做了小建筑队的头。

“等我那里缺人了,一定让你去。”沈鸿刚看了看站在钱江身边的赵红霞几眼,然后不怀好意的说:“二叔,这段时间,你可不准偷懒呀,要比以往更加勤快。”

这句话的含义,赵红霞是听明白了,她朝沈鸿刚瞪眼睛道:“你这个小毛孩子,有跟叔叔婶婶这么说话的吗。倒是你跟杜霜俩,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呀?”

杜霜听到扯到了自己,脸先红了,她看到赵红霞不住的朝自己身上看,这才想起自己穿的沈鸿刚的t恤衫呢,而沈鸿刚则是光着膀子,穿着大裤头,而且俩人晚上一起出现,不让人误会才怪呢?

走出了钱江的家,杜霜挽着沈鸿刚的胳膊说:“这下你该高兴了,有人帮着您占我便宜。”

沈鸿刚嘴一撇说:“什么叫我占你便宜呀,这事是两个人的事,你要是不配合,我这独角戏也没法唱呀。”

现在杜霜的脸就像是燃烧的晚霞一样,她把自己的小手握成拳头,在沈鸿刚光滑的脊背上雨点般的落了下来,那沈鸿刚舒缓了一口气,说道:“真舒服,这还没等过门呢,就给老公捶背了。”

“美的你。”那杜霜反而把手停了下来。

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呀!他的话刚落,杜霜的雨点再次落下来了,不过这次是真打,瞧那沈鸿刚龇牙咧嘴的样子,就知道这拳头的分量不轻。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卷起风暴心生呼啸。”反反复复,好像这个沈鸿刚就会这几句似的。

“你别唱歌了好不好,听得怪瘆人的,像狗叫。”杜霜刚说完,就听汪汪几声,那黑虎在一边提出了抗议,那意思是说,我说话的声音,有他那么难听吗?

杜霜抚摸着黑虎的头,在一边安慰道,小黑虎,你的叫声比他强多了,他那个破嗓子,哪里有你叫的好听呀。来,在叫几声,让他知道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狗叫。

那黑虎先是伸出舌头舔了几下杜霜的手,好像是对她的说法表示肯定,然后冲着沈鸿刚扯开嗓门,就是一阵“汪汪”的洪亮的叫声,它这一叫唤,把附近的狗都惊动了,片刻间,宁静的小山沟里到处回荡着狗的叫声,沈鸿刚的美声,很快就被这狗叫声淹没。

等狗的叫声平息后,杜霜这才款款的对沈鸿刚说:“我倒是希望你唱的那样,飞得更高,但是你连吉祥镇都不想走出去,还能飞得高吗?”

“吉祥镇?有什么不好!我为什么要飞出吉祥镇呀,吉祥镇,多吉祥的名字。娘娘吉祥!”沈鸿刚学着电视里的样子,给杜霜请安。

杜霜强忍住笑说:“公公平身吧,送哀家回府。”说完,她再也忍不住了,扶着沈鸿刚大笑起来。

沈鸿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能瞥了嘴说:“人家是公公,娘娘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娘娘见过、、、、、”没等他说完,杜霜打住他的话说,别说了别说了,我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黑虎听到这里,把大大的白眼仁送给了杜霜,心里说,我狗嘴里要是能吐出象牙,那我就是大象了,这还用你说。

把杜霜送到家里,穿上自己那件t恤衫后,沈鸿刚感觉自己的心里暖暖的,杜霜那股女人特有的体香,让他的心里泛起了涟漪。

回到家后,沈鸿刚先是在自己的屋里洗了个凉水澡,然后把门窗关严,挪开放在北墙边的屏风,在那里挂有青囊宗的祖师郭璞的肖像,沈鸿刚搬来一张桌案,摆放好香炉,一只手拿出三支大号檀香,另一只手在空中摇晃三下,搅动屋内的yin阳之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