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换将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鸿刚立刻制止住杜繁生的莽撞,对朱先颂说:“朱师傅,我们这工钱算的很清楚的。你说的那几天的cāo心费,其实都在那五十元里了,所以你提出来的要求,我不用问我爸爸,我可以直接答复你,该给你的钱,我们父子是一分钱不差的给你了!不该你要的钱,我们也不会给你的。”

“小沈子,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

“我当然知道,我很清楚我说的是什么。”

“那好,我也不知道老沈怎么想的,让你这个毛孩子来建房子,我倒想看看你能把房子建成什么样子。元军,既然这里小鬼当家,我们这些老家伙在此碍事了,我们还是有点眼色,就别用人家撵了!走!我们走!”

李元军当然听姐夫的,拿起工具袋子往摩托车把子上一挂,看到大波子还没有走的意思,就冲大波子说,你还不走,还等人家撵了呀!

听他这么一说,大波子也不得不跟随他们一起走。

总共就八个人的队伍,走了三个,一下子好像少了一半。沈鸿刚倒是没怎么在乎,他们的走,也是他意料中的,于是,他对着还在发愣的其余几人说,他们走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我们干活吧。

干了一气活,沈卫给沈鸿刚打来电话,询问这边的情况,听到朱先颂走了以后,沈卫说,走就走吧,我们不是一路人。鸿刚,这样,我想好了一个能给你掌舵的人,现在我不能走,还是你自己去请,他就是杜治坪。如果你能把他找来,这样我才能彻底放心。

吃完晚饭后,沈鸿刚领着黑虎先到钱江家去,把符放在了那个仓房的门上方,然后告诉钱江说,如果有时间,明天可以去干活了。

钱江听了很高兴,就问沈鸿刚,他可不可以带个人过去,他们是一起干活的,这几天也是没有活,在家呢。

沈鸿刚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现在他那个建筑队,可是正缺人呢。

杜治坪的家,在村子的东头,也需要翻几个土坡,才能到达。他家的房子是五六年前盖的,所以从外表看,这房子还是很新的。

可是他们一住进这个新房子,杜治坪的媳妇就开始有病,家里的农活做不了,杜治坪只好从县城的工地回家,侍候他的老婆还有家中一摊子的事。

一进杜治坪的家,沈鸿刚的第一感觉,就是黑。那么大的一个屋子,竟然挂着一盏只有十五瓦的灯泡,黑也是必然的。

给沈鸿刚的第二感觉,就是那股刺鼻的中药味,那杜治坪此时正在厨房的炉灶上熬中药呢,整个人也被烟火熏得黑呼呼的。

看到有人进来,杜治坪在厨房喊道,谁呀,原来是鸿刚呀,你现在屋里坐吧,我现在熬药呢,不能离开,不过马上就好了,你先坐着等一会,你婶子那里有烟,你先抽一支。

沈鸿刚到了屋里,杜治坪的老婆一身病怏怏的在那里歪躺着,见到他进来,忙坐起来,让沈鸿刚坐在炕沿上,并拿出一盒在山区比较普遍的三元一盒的烟让他抽。

就在沈鸿刚与他的婶子闲聊的时候,杜治坪端着一碗汤药放在了屋中的柜子上,等凉了再给老婆喝,他坐在沈鸿刚的身边,随手拿起那盒烟,先给沈鸿刚一支,沈鸿刚摇头说不抽,他这才把那支烟放在自己的嘴里,点燃后,吸了几口,这才对沈鸿刚说:“鸿刚,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沈鸿刚开门见山说:“老叔,我是我爸叫我来的,他想让您出山,我们那里朱先颂走了,他想让您顶替他的位置。”

杜治坪在家中的兄弟中,排行老末,所以沈鸿刚才称呼他为老叔。

“鸿刚呀,老朱那个人不可靠,当初你爸用他的时候我就说了,你爸后来也没有找到别的人,也就用他了。老叔也确实想出去挣点活钱,但是家中这个样子,我也走不开呀,哎,老叔这日子过得,鸿刚你可别笑话呀!”

“老叔,你的房子我看了,从外表看也不犯病呀,怎么会是这样子呢!”

“这房子是不犯病。你知道吗,鸿刚,这个地方你还是你爷爷活着的时候给定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