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九章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史大奈喝了一口水,说是喝水实际上就是用水沾湿了干裂的嘴唇。

中亚的风好像都带着燥热,天上的太阳好像在下火一样。鸡蛋埋进沙子里,一会儿就会被烫熟。

这绝对是比火焰山还要难熬的地方!

史大奈去过火焰山,就在哈密的边上。说实话,史大奈觉得这里才配叫做火焰山。

中亚大铁路必须要在这里穿过,再向北就是西伯利亚大平原。虽然那里更加适合修建铁路,可那里到了冬天,严寒是铁轨最大的考验。

铁路只能沿着西伯利亚大平原的边缘,人烟还算是稠密的地方想莫斯科挺进。

用望远镜看过去,远处有俄罗斯人在种树。那是被希伯来人赶出家园的东乌克兰人,好多都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的人。

在那里以色列人向俄罗斯人收取重税,土地里面收成的八成都要上缴。

这种税率,可算得上是骇人听闻。

可希伯来人就这么收,收税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他们要将尽可能多的俄罗斯人,从这片土地上赶走。

因为世界各地,甚至是非洲一些地方,陆陆续续都有希伯来人投奔以色列。

顿内茨克的俄罗斯人被赶走之后,甚至来了一群黑人占据了他们的土地。

黑人怎么会是希伯来人,俄罗斯人不知道。反正他们知道,待在祖先留下的土地上会被活活饿死。

反抗是激烈的,也是惨烈的。那些抗税的俄罗斯人,会被在冬天扒光衣服。

然后吊在路边的木桩上,俄罗斯的严寒,只要一个晚上,就能让这些人冻成冰雕。

尸体会在木桩上待整整一个冬天,他们的脚会被野狗和狼啃噬得只剩白骨。

而上身则是被乌鸦,啄食得千疮百孔。

死人毕竟已经死了,可活人遭的罪更大。

他们的妻女会出现在塞瓦斯托波尔的军营里面,除了洗衣做饭这样的活计之外,晚上还要成为陪床的工具。

至于他们的儿子,则会成为童工。进入到塞瓦斯托波尔的工厂里面,每天除了能够领到一些食物之外,没有任何工资。

被奴役的生活是如此悲惨,反抗的代价是如此沉重。活不下去了!

没办法的俄罗斯人,无奈开始了逃亡生活。

希伯来人甚至把这也当成了生意,边防军会按照人开出价码。留下钱财的人能够活着走过边境!

不想留下钱财的人,那就把命留下。

在付出了最后一条裤衩之后,那些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逃亡的俄罗斯人终于活着走过边境。

俄罗斯边防军气得发疯,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上级严令他们,不准去招惹对面的以色列军队。

进入到俄罗斯边境的一刹那,所有人都跪倒在地上,亲吻俄罗斯民族的土地。

百姓们在哭,士兵们在哭。所有人都在哭!

战斗民族的子孙发誓,有一天他们会用更加残忍的方式对待希伯来人。他们会用自己的鲜血、以及生命夺回祖先留给他们的土地。

战败者的耻辱与痛苦,深深的烙印在他们身上。

小伙子们要求参军,却被拒绝了。

他们被装上火车,运到了中亚。在这里他们得到了新的土地,所谓的赋税就是种树。

在铁路两旁每年种活十棵树,就能够顶掉十亩地的赋税。

大难不死的人俄罗斯人,带着仇恨的种子,在炎热的沙漠里面搞绿化。

只要条件合适,他们会成为最勇敢的战士。

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水,史大奈告诉自己不能再喝了。在中亚这种歌地方,不见到水井是绝对不能一次喝个饱的。

天知道,什么时候你会陷入缺水的绝境。

“这是最艰难的一段路,咱们还要绕开沙漠。那些树林会组织沙漠侵袭铁路,如果不稳固好沙漠,铁路会在几年之内被吞没。”

史大奈的身后,跟着八个学生。这些都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