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岚清大祭师,找我有什么事?”白缘看着面前笑目如春风的俊秀男子,问。男子一身青色的长袍,如黑夜般灿烂的狭长凤目中是属于他本人的那种清雅。

岚清微微向她鞠了一躬说:“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准备一下继承大典的。身为储君的您怎么没有去挑选您的王袍?”

白缘眨眨眼,不满地撇着嘴说:“让侍妖准备一下就行了。没有必要自己去挑,反正衣服都长的一样。”

“那您就错了,合适的王袍能让您的威慑力增加。看您这如同悠闲的样子,想来是一点都不着急哦。”岚清笑了笑,温和的样子让人如浴春风,全身不由的一阵舒服。

“你怎么那么像我父王这么爱管我啊,好啦……我去挑就是了。”白缘说着,转身乖乖的离去。

岚清看着她的背影,原本温和的脸庞突然变了样,变得那样的阴冷……没错,阴冷。这份阴冷只保持了短短的时间便消失,又变回他一直保持的温和。

继承王位?你根本就不配……

等司空凌破苏醒过来的时候巳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捂着至今还发胀的脑袋艰难地抬起头环顾四周的环境。

周围是一些高大的树,遮挡住大片的阳光,少许光透过叶缝投射在铺上枯叶的地面,斑斑驳驳的样子很是好看。不远处是一片翠绿色的青草,落了几片树叶在茂盛的草丛上,清新且湿润的风吹来,将司空凌破沾在脸上的草渣吹下来。“……这是哪?”

陌生的环境……

司空凌破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拖着疼痛的身体走进这片林子的深处寻找着水源。

舍弃掉神的身份,司空凌破并没有感到惋惜。反而觉得内心的沉重释放出来。看来自由能比权位更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是时候洗掉脏污了……

白缘变成妖身飞行在天空中,身后跟着几只飞得摇摇晃晃的蓝色凤蝶。刚才她们被自己灌了几杯酒醉了,还想让她回妖宫休息的,可玩性大起的白缘偏偏要跑,让醉酒的侍妖们追赶。

而蜻蜓的她飞行的速度极快,又在七弯八绕下成功甩脱她们,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她们的视野中。

扑闪着蓝色四翅飞舞着,白缘穿过梦幻般美丽的植物,来到这个地方的湖边后变回人形,灵巧地闪到湖边的石上看着美丽的湖景。

没有丝毫波澜的湖面就像一块上好的蓝宝石,清澈纯净。湖的两岸生长着美丽的植物,倒映倒映在平静的湖面,形成苍苍的绿影,令人心中无比舒畅。

白缘眯着眼睛正享受这美丽的风景,突然平静的湖面上出现了一个漩涡,从中飞出一个黑色的巨影。

“哗啦啦……”黑色巨影身上的水珠直往下滴,露出它本来的样貌。

那是一只黑色的大鸟,样子与其他的鸟差不了多少,只是它的尾巴就像凤凰般飘动着,煞是好看。

白缘看见他时玩心大起,赶紧抽出腰侧别着的笛子吹奏起来。悠扬的笛声犹如绳索般将周围的物体束缚住,原本在风中微微舞动的植物在听到她的笛声后静止了。

然而,那只怪鸟却没有受到笛声的任何影响,若无其事地飞到岸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白缘大吃一惊。

那只黑色怪鸟在接触地面之后变成了一个……极其俊美的男子。

男子一袭黑色袍子,金色的腰带,一直拖到腰间的黑色长发束在头顶,由于是背对着她,所以只能看见他的背部,以及他背上那双硕大的翅膀。

白缘愣在原地,停止了吹笛。

居然有翅膀?!而且这种翅膀是我还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白缘赶紧变成妖身追了上去。

司空凌破对于刚才突然响起的笛声,不用回头都知道有人在施法,只是这种法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妖是不能控制神的,尽管他是个罪神,但法术依旧保存了他原来的法术。

不过他的法术不能称之为法术了,而是称之为……妖术。因为他已经不再是神了。

司空凌破没有理会从身后飞来的那只蜻蜓。径直向前走。

尽管她在后面叫,司空凌破头也没有回。他不屑于说话。

白缘速度还是够快的,不一会儿便追上了他。司空凌破依旧没有理会追上来的白缘,虽放慢了脚步,却没有说一句话。而白缘见他放慢脚步欣喜地问:“你是什么妖呀,居然有这么漂亮的翅膀!”

司空凌破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不屑:“我不是妖。”

“不是妖?为什么你刚才没有被我的笛声控制……”白缘滔滔不绝地问着问题,在司空凌破身边绕来绕去。

“你为什么要跑啊?”

“你还长翅膀,到底是什么人呐……为什么不说话?”

问了很多问题,可是面前这个冷酷的男子并没有说过一句话回答她,基本上除了刚才那一句话就没有说过另外的话了。

见他没有理会自己,白缘赶紧挡在他的面前阻止他继续向前走,皱着眉头,不满地说:“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一点礼貌都没有!”

“你很烦。”司空凌破皱了皱剑眉,绕过她就走。

“我妈妈说过的,冷漠的人一定是缺少关爱。你是不是这样啊?”

司空凌破在心里苦涩地笑了笑。

从小便没有父母,不久之前连自己最亲爱的兄长也背叛了他……从小被冷落的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性格。

依旧没有说话。

白缘大大的蓝色四翅扇了扇,墨绿色的蜻蜓复眼闪动着精明的光芒:“难道不对吗?……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害羞!”

司空凌破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勾起唇冷冷的笑:“你最好不要自作聪明。”

白缘被这笑笑得莫名其妙一抖,呆愣在原地。司空凌破跨大步,背影依旧那么冷漠不可接近。

白缘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