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吾乃蛮夷!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吕武没打算返场冲锋,回到己方大阵后方也才想起自己好像没带头进行祈祷就开战。

实际上,指挥官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去玩什么亲自冲锋的事?

各有各的角色和分工,指挥官是指挥官,不是作为战将,逆风局势下拼一把鼓舞士气的事能干,动不动就冲锋还怎么指挥部队?

所以,指挥官该干的事情是进行控场,好好分配任务和进行临场调动,做到成为一名真正的“万人敌”。

只是吧,目前没有即时通讯手段,想要对部队进行如臂使指挺难的。

吕武让宋彬看好子囊,可不能让子囊自杀了。

战场上打得非常惨烈。

楚国的两千“王卒”被歼灭之后,位于战场中间的阴氏甲士部队一直在向前推进,之前转移走的战车部队从突进上来的斗氏腰部直插进去,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将斗氏的部队打得阵势瓦解。

左翼的范氏对上楚国成氏的部队,双方从刚接触就是一种玩命的态势,战车互冲了一波,大部分战车撤出交战场地,更多的战车用自杀式的冲锋撞进步兵阵列,随后就是步兵排成战列线手持长矛或战戈在对着干了。

右翼那边,阴氏的传统部队对上的是楚国蒍氏部队。

要说这一场交战有什么看点,应该是晋军的右翼、楚军的左翼区域。

这边的阴氏传统部队就是布下晋军非常擅长的鱼鳞阵,每一次冲锋起来很有仪式感,并且前“列”冲完之后就停在原地,会有第二“列”越过再向前冲锋。

负责楚军左翼指挥的蒍以邓对晋军的这种战法并不感到陌生,不就是郤氏玩得很溜的“潮水攻势”嘛!

没错啊,阴氏接受了郤氏的大半遗产,连带战法战术也一块接收,很合情合理的。

吕武对郤氏擅长的“潮水攻势”进行了一些补充,也就是安排了更多的弓弩手随同推进。

晋军的左翼也就能看到那么一幕,近战步兵在冲锋的同时,他们头顶上有己方弓弩手射出的箭在飞,一般是箭雨落下的五个呼吸左右,排成战列线冲锋的战车兵先突进去,**个呼吸的间隔近战步兵抵达交战位置。

蒍氏的这一支楚军打得非常难受,他们在推进时要顶着不断落下的箭雨,大量死伤导致战列线出现空缺,进行补位会让战列线出现扭曲。

最为要命的是,晋军的弓弩手没完没了的射箭,射完了楚军冲锋部队会向后方进行延伸覆盖,后面跟上来的楚军不想前方出现兵力空缺只能冒着箭雨推进,再被弄了个死伤惨重。

这种“潮水攻势”也叫“猪突战术”,脚盆鸡在二次世界大战还在使用。

蒍以邓早就发现己方只是在零零落落地使用弓箭还击,很清楚己方弓箭手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因为位置和距离的关系,蒍以邓能看到中间战场的战况,对另一边的成氏就看不到了。

尽管看不到,蒍以邓置身处地的境况很糟糕,又看到中间站场战局更糟糕,能想象得出己方右翼绝对好不到哪去。

蒍以邓在发现“王卒”被歼灭就知道遭了!

最能打的部队被成建制消灭,蒍以邓自己都是一时间透心凉,普通士兵遭受到的心理打击绝对不轻,遭到全线压制一点都不显得奇怪。

士气对战阵厮杀将士的影响怎么样,但凡不是新手都知道,以常规交战方式楚军早就该退了。

楚君熊审不敢说知兵,起码的交战态势还是能够看得懂。

“王上,我乃蛮夷啊!”薳罢进行提醒。

觉得打得过的时候当个文明人。

眼见就要战败,咱们就不装什么文明人了,好不啦?

楚君熊审做出了一个抿嘴的动作。

他们很轻易地就做到了饮马大河,算是近三十年来再次取得的一个辉煌成就,没出什么意外回国就能大吹特吹了。

好咯!自家的令尹被俘,出现了战术上成功,战略上完败的局面。

“再攻‘朝歌’!”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