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美色惑人心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难道就不能对我这样的女人心软一回?”芝贵妃气恼跺脚,从神情到动作,实在看不出她生儿育女已有二三十年,含娇带煞的妩媚双睛,好似个绝美少女瞪着你一样。

燕离淡淡道:“我杀的女人实在已不少了。”

芝贵妃忽然道:“若我说,只要你答应,我什么都肯做呢?”她说着已走向燕离,神境的气息开始蔓延,周遭环境缓缓变幻。

这又是一处宫殿,相比起李苦所在的冷宫,这里简直就是昊天神帝的极乐神宫。极尽奢华的装饰摆件,无一不泛着宝物的光泽;炫目的五彩壁画,画着纠缠中的赤身裸体的男女,他们的姿势是那样的怪异,但只看一眼,就令人心潮涌动不能自已。

燕离发现自己忽然置身一张十人也容得下的紫金拔步床,此时疲惫的感觉又无以复加,他就顺势躺了下去。丝滑的软垫的触感,让他全身的肌肉都得到了放松,情不自禁就闭上了眼睛。

他再睁眼时,就看到一双完美的柔荑,它几乎毫无缺陷,美的让人窒息,就像是精心塑磨成的羊脂美玉,没有丝毫杂色,又那么的柔软,增一分嫌太肥,减一分嫌太瘦,既不太长,又不很短。

不管你再怎么挑剔,也绝挑不出丝毫的瑕疵来。

此刻这双手却在轻轻地替他按着小腿,酥麻酥麻的感觉,让他整个人仿佛要飘起来。

“力道可还满意?”芝贵妃用着并不卑微,如沐春风般的口吻,她的声音在近了才听出意味,妩媚又多情,悦耳如出谷黄莺。

燕离叹了口气,“我猜你恨不得用多点力,好让我的腿骨折断才好。”

“燕大侠对我颇多误解,其实如果是服侍燕大侠这样的男人,妾身并没有感觉到侮辱,该说非常享受才对。”芝贵妃媚眼如丝地说。“现在,谈判的条件有没有好一些?”

燕离眯起眼睛笑着说:“还不够好。”

芝贵妃轻解宫装,端庄高贵的金丝外衣脱落,露出极具小女人姿颜的石榴色中衣,起伏惊人的曲线,对男人来说,就好像酒鬼遇到了天外有火,那种强烈的吸引力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现在呢?”她的体态丰盈而不见肉,纤美而不见骨,让人只要看了,就会渴望拥在怀中细细把玩。

燕离道:“还不够。”

芝贵妃妩媚笑道:“越有本事的男人,就越贪心,不过,妾身却不讨厌这样的男人,因为这样的男人都有可爱之处,这一点,只要亲密相处之后就能发现。”

她站起来,身子轻轻扭动,中衣便也脱落,话说完时,她身上已只剩下一缕轻纱制成的亵衣,若隐若现的诱惑,最令人欲罢不能。

“可惜无酒。”燕离眯眼欣赏。他立即觉得后背被温柔地托起来,等到一个非常舒适的躺坐的角度,面前就出现一个精致玉杯,里面盛满了琥珀色的酒液,香味沁人心脾。

他端着酒却并不喝,只是眯眼看芝贵妃。

芝贵妃道:“我知道你多半不是担心酒中有毒,而只是还不够,对吗?”

燕离笑道:“男人都贪心得很。”

芝贵妃在娇笑声中脱下了鞋袜,任何人脱鞋袜的姿态都不会好看,她却是个例外,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轻柔优雅;她的玉腿是那样的笔直,哪怕用最标准的尺子来对比,也不差上分毫;她的脚是那样的精致,若说这世上有很多男人情愿被这双脚踩死也一定不会有人怀疑。

“现在,还不够吗?”她柔情似水地望着燕离。

在这一刹那间,燕离的呼吸似已停止,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说道:“谁现在若说够,就是个十足的呆子。”

此刻芝贵妃已将她绝美的玉躯展现在燕离的面前,任何的隐秘都毫无保留,坚挺的胸膛,紧并的双腿,绝没有人相信她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她的双睛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微微喘息着说:“现在总该够了吧?”她好像终于觉出一点难为情,俏脸爬上了红晕,更像醉了酒,又仿佛有别的意味,因为她的起伏的胸膛上,那一双嫣红的骄傲的蓓蕾,似乎在悄悄的挺立起来……

“燕大侠,你看妾身美吗?”她带着诱人的媚笑,玉手轻轻地从胸膛上滑落下去。她实在应该自信,并且认定这世上绝没有男人可以拒绝她。

“难怪姬御宇那样的男人会独宠你一个。”燕离叹着气,仿佛已经醉了,他擅饮,平常酒量就好得很,今日却不知为何,一杯酒就不行了。也许他只是给自己一个放纵的借口?

“那你还在等什么?”芝贵妃太了解自己的魅力了,她的笑,她的胸膛,她的手,她的腿……她的每分每寸,她知道这已经够了,若有男人还不扑过来,那他一定不是个男人,至少不是个健康的男人。

她在等待着,也在邀请。

燕离没有扑过去,反而取了一坛酒出来,倒到玉杯里缓缓饮尽,这是一坛天外有火,这样的烈酒,本该更加地激发男人的欲望,可是他的眼睛却愈发的明亮了。“谢谢你,在生死厮杀中,能得到这样片刻的喘息,我真是意想不到。”

芝贵妃低着头咬着牙,“想不到你这样的男人,也要喝酒来壮胆。”

燕离笑了起来,“酒如果只是用来壮胆,未免太对不起它刚烈的气魄了。”

芝贵妃“嘤咛”一声,如蛇般滑倒在燕离怀中。

酒坛酒杯一齐摔落,碰撞出清脆的声响。

燕离的手从芝贵妃光滑的后背抚了下去,另一只手却只是轻轻地放在那里,隐约有剑气在缭绕。

芝贵妃在燕离怀中扭着,轻喘着说,“男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实在不该这样紧绷着。”

燕离笑道:“男人不愿意的时候,你就不该勉强他。”

芝贵妃媚笑着:“难道你忍心杀我?”

燕离的剑指已骈起来,无声无息的锋芒,在芝贵妃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鲜血滑落在赤裸的胸膛上,如同雪地上一朵朵鲜艳的梅花,看上去有一种残酷的煽动力,似乎要引人堕入深渊。

“你现在还认为我不会杀你?”他笑着说。

芝贵妃的脸色已变得煞白,她终于觉出自己糊涂的地方,她现在知道,女人有时候会因为动情,而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来。她在心里深处觉醒了一个事实:征服燕离,要比征服姬御宇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