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六章 战役预备命令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处理完所有琐事后,沐阳在灵丘县上寨与团干部们告别。

“缘何如此紧张,莫不是总部要有大动作了?”萧锋一下就猜了出来,但沐阳不能告诉他实情。

“可能吧,但具体命令等我回来时再说,这几日做好本职工作,继续修缮水利、开垦荒地,今年秋天日本人可不一定好对付。”

看到沐阳这个样子,纪亭也不好细问,可能杨师长只告诉沐阳一个人罢了。

事实上,沐阳这几天所做所为完全像是处理后事一般,不得不让团干部们疑心重重,这份忧虑一度也波及到了基层战士那里。

“守好雁北,我大约半个月后就回来。你们把注意力放在西边,别到时候丢了前往晋绥根据地的交通线!”

沐阳特地注明这点。

“嗯?为何?”

萧锋一时间浮想联翩,还以为沐阳盯上了西边的晋绥军白顽。

“必要时可以拔掉几个据点,伤亡应该尽可能控制在百人以下,与日军战斗时战损比应控制在1:3以下,这是最低要求。”

“一比三……”

赵守诚和参谋们在一旁讨论了一会,日军占据碉堡坚壁清野,平均三个战士消灭一个日本人其实还是有些困难。

除非直接上大炮,那样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攻城拔寨。

“之前缴获的那门105毫米野战炮我要带走,新组建的炮连要在灵丘县待命。参谋长,你给我安排牵引车,那门炮单靠人力或马力是无法走山路的,尽快让运输车队跟上我。”

“这……”

得。

大炮被团长拉走了,那就只能用防空炮对地射击了,只希望库存的几十枚炮弹够用,不然就只能去日本人的仓库里“借”一些了。

这些炮弹不同于普通的掷弹筒榴弹,基本只有日军26师团才会有储备。

夺走他们一两门炮或许还会让他们觉得“丢脸”而默不作声,他们会认为八路军没有炮弹而让大炮失去战斗力,可明目张胆抢劫炮弹是会遭到日军的报复的。

“我们的炮弹还有多少?”

“那门野战炮的话……榴弹60多发,还有100多发化学弹。当然,适口径的毒气弹也有70多发。”赵守诚对此如数家珍,同时也感叹日本人是真的喜欢化学弹和毒气弹。

相比之下,高爆弹的数量反而很少,但八路军就缺这类炮弹。

“都好好封存起来,没我命令不准碰,很快就有大用。”

说完后,沐阳也不久留,马鞭轻轻一拍,就跟着警卫连继续向东,很快就能走出灵丘县地界,前往阜平县。

沐阳走后,留下一群干部面面相觑。

“我们回到各自工作岗位上吧,看来最近局势很紧张。”

纪亭首先发话,不过在场的干部基本并不认可他的权威,哪怕已经接受了他这个政委。

这里哪个干部资历不比纪亭高呢?

不过干部们倒是能接受纪亭跟他们一起民主协商,只是没有沐阳那种一锤定音的隐形特权罢了。

“我亲自带一营去西边盯着?”萧锋试着问道。

“我觉得可以,现在乔日成是抗日“英雄”,我们八路军去应县也不会被当地百姓排斥,正好开辟一条交通线,以前打下的人际关系基础也能利用起来,尽可能团结各村共同抗日才对。”

“不错,乔日成这个毒瘤虽然没死,但他选择了抗日,终归是敌人的敌人,算是半个朋友了。”赵守诚呵呵一笑。

纪亭一听,反而有些不明白。

“为什么是半个?”

“嘿!等他什么时候接受改造了,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

沐阳去阜平也只是顺路,此行终点是易县,军分区司令部已经搬去了易县。而军区司令部也已经不在阜平,而是搬去了唐县这个唐河下游的农业大县。

这些兄弟部队都在往外发展,看来自己也不能局限在浑源县一隅,需要尽快占领应县才是。

“同志,你总算来了,我派人引你去接待所吧?”

签到处的干部把沐阳的名字勾上,正准备找人带路。

“不用了,易县我来过,我直接去司令部就好。”

“是这样吗?那好吧。”

干部也不强求,但还是找了两个共.青团员跟着沐阳,担心他到处逛的时候会遇到哨兵,若被当成奸细就说不清了。

不过沐阳显然是懂规矩的,不会没事瞎逛,而是直奔军分区司令部。

一分区六个主力团的团长都已到齐,而且还有几位军分区直属游击大队的大队长也全部到齐。

杨师长在一旁默不作声,显然有些不高兴,而大会是由参谋长黄寿发主持。

“同志们,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们,德国***已经击败了丹麦、挪威和法国等国,小日本趁此机会跟法国投降派签订协议,开展了对我国西南边境线的封锁。”

“这……”

其实各干部已经多多少少从报纸上看到了这则消息。

这无异于亡国灭种的事情,在在座的八路军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中.国虽弱,可也跟世仇日本打了十年,而法国虽强,却败在了***的铁蹄之下,几乎没有像一战那样拼死开战的想法。

“日本人已经半支配了所谓印度支那,加强了对刮民党的诱降力度,而重庆方面似乎没有开展对日攻势的想法……同志们!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这意味着刮民党是真的想投降。”

“我们或许需要一场能够鼓舞人心的战斗,来振奋全中.国老百姓的精神,唤醒他们的抗日热情,否则我们或许都像法国人一样被迫接受亡国的事实,而且还有亡国灭种的危险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