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狰衣动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颐章边境,近来并不太平,原是前两日颐章边境闯进一位浑身裹着黑衣的高人,虽说递交过一枚纹路极为驳杂深邃的狰使腰牌,更是未曾出手伤人,不过这人确是突然间于众目睽睽之下身形散得无影无踪,绕是驻于颐章边关的狰使闻讯而来,亦是无用。

颐章设狰使一职,太平年月可守关值夜,守御一方城池,狼烟四起时节,更可挂刀上马,沙场袭杀,单论能耐高低,比起皇城根下驻守皇脉的精锐,还得再压过一头。除此之外,狰使中各部统领,大都皆是修行中人,至于是如何迈入修行的,则是罕有人知晓。

一来权帝直系,二来权柄泼天,故而狰使一职,历来地位便是比军中超然许多,这自然也是那守关边军迟迟不敢得罪那位黑袍人的原由,这才令后者飘然而去时,军汉犹豫再三,才将此事说与狰使听,留待后者定夺。

“胡闹,”狰使统领听罢过后,登时便是恼怒不已,接过军汉手上那枚狰使腰牌,面色阴晴不定,过去好一阵才怒道,“这腰牌不假,但你可曾想过,圣上布下如此大的排场,狰使又怎会轻易迈出颐章境外?更何况这枚狰首腰牌,纹路之繁杂,比我这枚还要更甚几分。”

先前军汉只顾低头受斥,却不想此刻竟是猛然间抬头,“难不成是那位狰使大统领?”

“如今看来,这腰牌无疑确是大统领所持的那块,噤声便是,休要声张。”统领蹙眉,旋即压低声道,“既然你知晓狰使之中有大统领这一说,应该也晓得两载以前,这位大统领远去过一趟南漓,具体所为何事,已不可考,只晓得打那过后,我狰使便再无大统领一说,就连在狰使文书之中留下的只字片语,亦是尽数被抹除干净,再无此人。”

统领收起腰牌,将身上一袭火衣收紧,目光阴沉,轻叹道,“如今那黑袍人突兀递还腰牌,当真不知究竟是福是祸。”接着又冲一旁军卒道,“我将此腰牌递交与部下狰使,替我前去皇城走一趟,交送圣上定夺;另外此事再不可外传,烂到肚里便是,如若传将出去,只怕满门抄斩都难抵罪过。”

军汉浑身颤栗,唱喏退出大帐。

帐中只剩统领蹙眉良久。

眼前烛火摇晃。

“大人,方才那军卒来寻,瞧其面色似乎是有些惊惧,大概是有什么麻烦事,不知大人有何安排,尽管交与属下便是。”

一人迈步走入帐中,烛火微动,衣着却与帐中那位统领相差无几,皆是狰衣如火芒滚地。

统领面容晃动,看不真切,不过也可说得上仪表堂堂,拧紧眉头道,“麻烦倒也算不上,不过此番国门增添了六七道关隘,恐怕并非如你我所想那般简单。圣人曾说颐章近来官场起伏,需在边关多添些人手,毕竟南漓那上八家,可不算什么好相与的主,明刀起剑的事,兴许如今还不敢,可暗箭袖藏的营生常有,令我等狰使在此盯紧来往之人。可如今看来,全然不是一回事。”

“此事之重,仅凭这点狰使肩扛,恐怕是力不从心。”统领起身,摁住桌案上头的地势图卷,面色冷硬。

来人却并不急切,眉宇中尚无半点焦躁气,只是缓声道,“兵来将抵水泄堤抗,若未记错,此话还是大人当初教我的,属下今日也斗胆赠还大人,想来并不算逾矩。”

统领叫这年轻人话语噎得一顿,刚想训斥两句,却见那年轻狰督使满脸笑意,不得已摇头苦笑,“你这性子不放到官场之中气气那些个大员,倒是太过可惜。”

“狰使曾设六部十二统领七十二督使,而这十二统领,皆隶属大统领管辖,凡有诏必从圣言办事。颐章明面上朝堂一人之下乃是左右两相,暗地却是狰使大统领为尊,但凡有诏,上可自行查检百官,下可巡地方官府政要民情,显赫一时。”

“然自打大统领出走南漓过后,便再无音讯,你可知圣上判词为何?”统领缓声出言。

年轻狰督使摇头,自行走到帐边,眼见得四下无人,才凑到统领身侧。

中年统领停直身形。

“叛,后为上八家高手毙于南漓。”

统领低声,可摆明了额间青筋蹦跳不止。

“同为手足兄弟多年,绕是重臣叛投,我也信个三分,可要说是大统领叛敌,我等怎能笃信不疑?那可是替圣上生生挡下五境高手十几拳的汉子,直到受诏远走南漓的时节,琵琶骨都还印着两道拳坑,他若是叛出颐章,朝堂上下,何人可称忠良?”

烛火乱抖。

毕竟是身兼近乎三境的修为,余怒未平之下,周遭土石亦是震荡,连同烛火一阵暗然。

“气大伤身,统领勿要如此,边关狰使上下皆任大人差遣,何至于此。”年轻人抱拳,衣衫不动。

中年男子平静一阵,随后才缓声道来。

“叛逃一事我等虽说不信,可被南漓高手击杀一事,近些年来却是近乎坐实。如今这枚腰牌再显世间,若是大统领当年未死,如今持信物而来,怎会对我等狰使避而不见,此为一者。其二者便是当初于南漓出手之人,的确将大统领刺死在南漓境内,如此一来,携腰牌而来之人,恐怕境界之高,足以令皇城震荡。”

年轻狰督使神情微动,刚要开口,却被统领抬手阻拦,“凭这些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