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金兀术现身草原,许贯忠穷追不舍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牧人道:“他坐在那吉力吉思头领边上,穿的衣服是右衽。”

完颜宗弼腾地站起:“详细说下那汉人。”

那牧人道:“吉力吉思头领看着对他很尊重,不过那人一直没说话,只是盯着我俩看。”

另一个牧人也道:“他好像是在看我们的发辫。”此时的女真人,发辫并不像满清猪尾巴那么变态,大部分人有两根发辫,也有一根的,还有二根以上的。这两牧人,倒都是两根的。

完颜宗弼直觉不妙,这一年来,他的直觉救了这伙残余金人好几次,这次他也不怀疑自己的直觉。

完颜宗弼对副将道:“立即唤起全部落,向西跑,兵丁和青壮先走,妇孺随后跟上。”这是遇到无法抵御之劲敌时的安排,是要抛弃老弱妇孺,把根留住的架势。

副将急道:“大帅,我们好不容易生聚了这三四千人,就因为一点怀疑就这么跑,损失太大了!那吉力吉思也不过四千来人,可能仅是路过,不如再探一探。”

完颜宗弼摇摇头:“若不想承受损失,怕就要全部丧命了。那汉人必是汴京大华朝的人,听说吉力吉思部落与汉人有渊源,这支人马定是与大华朝交好。速速去整军撤走,不得延误!”

完颜宗弼扔下妇孺老弱,带着兵丁和青壮上马先跑。不到半个时辰,妇孺老弱还在收拾行装呢,多勒和许贯忠便全军而来,抓了几个审讯,才知道真是女真人,真是完颜宗弼。

多勒叹服:“先生慧眼,怪我一时犹豫,未听先生之言,来得慢了。”

许贯忠道:“我也是看了他们的发辫有所怀疑,谁料想真是完颜宗弼这条漏网之鱼。这可是皇上念念不忘誓要抓获的金国余孽,不能叫他跑了。多勒王子,许某保证,若能杀死或擒获完颜宗弼,必是大功一件。皇上定会因此重重回报吉力吉思。”许贯忠与吉力吉思首领,也就是多勒和拖吉思的父汉德安早就议定,这些吉力吉思骑军立得功劳,不但对他们个人有赏,还能为吉力吉思换来各类大华朝的物资。

多勒喜道:“好!那我们就全力追杀这些女真人,不抓到完颜宗弼,决不收兵!”

一个副将旁道:“可惜此处太远,没法将这些人口送回部落里。”

多勒道:“这些累赘就别留着了。”说罢一挥手,手下刀枪并举,将那二千多妇孺老弱斩尽杀绝。草原上就是如此,妇孺是部落人口的未来,不能吞并收入自己部落的,就不能留给敌人。

自此,多勒许贯忠领军与完颜宗弼在漠西草原上展开了追逃竞赛,其间完颜宗弼数次被追上,又数次逃脱。从初秋一直追逐进冬天,完颜宗弼只剩三四百人了,却像顽强的小强,依旧每日奔逃。

翼只水(额尔齐斯河)是难得的一条由东向西、由南向北的河流,它发源于金山(阿尔泰山),流经西域,辗转向北,最后流入北冰洋。翼只水出了金山数百里,便在草原上形成了一个湖泊,这就是斋桑泊(哈萨克斯坦)。

这一日,完颜宗弼逃到了斋桑泊南岸,刚喘一口气,就听探马来报,说是东西两侧各来了一支大军,人数皆在万人以上。完颜宗弼刚要向南逃出,却见吉力吉思人马正从南面杀来。

北面是斋桑泊湖水,南面是吉力吉思人马,东西两面各有大军,完颜宗弼(金兀术)无路可走。只得停留下来,静观事变。

欲知东西两支大军各是谁人,完颜宗弼此番能否逃出,且听下回分解。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