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金兀术现身草原,许贯忠穷追不舍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暂且按下大华军猛攻西夏不说,单表许贯忠,中华二年(1128)年底,受林冲委派,随吉力吉思王子拖吉思回吉力吉思部落。

许贯忠到了谦河中游一个叫阿浦沃泥的地方,见到了拖吉思的父亲,也就是吉力吉思部落的王汗德安。

吉力吉思的前身是黠戛斯(xia jia夏佳斯),黠戛斯前身乃是汉时的匈奴坚昆部落,汉将李陵投降匈奴后,娶了匈奴王之女,被封右校王,辖坚昆部落。部落首领代代相传,为李陵后裔,但当下的吉力吉思王汗德安,已经说不清自己是李陵第几代了。

德安见儿子拖吉思拜见了大华朝皇帝林冲,又有大华重臣许贯忠亲来联络,很是兴奋,当即向许贯忠表示:吉力吉思人未忘李陵,未忘根在华夏。

具体到吉力吉思和大华朝的关系,吉力吉思内部就有分歧。拖吉思一派是全盘归汉,将吉力吉思融入大华朝;但多数吉力吉思中高层却不这么想,他们认李陵及所带部属为先祖,愿意与中原有更多交流,但却不愿完全融入大华朝。毕竟吉力吉思已经分离了千年,而且从血缘上说只是中高层有李陵及其部下之传,但整体而言,吉力吉思部落的血缘主要不是来自汉人,而是草原各部落,尤其是来自西部的白种人。他们愿有条件奉大华朝为宗主国,但要保留吉力吉思的独立性。数百年前,吉力吉思曾经短暂控制漠北大部,是草原霸主,部落里很多人是不甘心臣服乃至被融入华夏的。

许贯忠不急,而是借机考察谦河(叶尼塞河)左右,走访了一些部落,有吉力吉思所属的,也有不属于吉力吉思的。一晃就是半年多才回到阿浦沃泥。

经过内部数月商讨争论,德安也有了决断,他与许贯忠商讨下来。共识是先加强交流,互相支持。

为表示诚意,德安派出另一个儿子多勒领四千骑军与许贯忠南下,为大华朝效力;并应许贯忠要求,派出三十多有经验的骑战好手,到大华朝的军校教授马术、马战、以及极寒条件下的野外生存和作战。

许贯忠这边,则留下了十几名开封师范学院毕业生,传授汉语和大华朝常识。许贯忠并应下,会送来更多华夏汉家物事,并开辟商道。

中华三年(1129)七月末,许贯忠与多勒便离开阿浦沃泥,向着大华而来。

一路上晓行夜住,饥餐渴饮,逢山索道,遇水寻涉,在路行程,非止一日。这一日,到得一条河畔,此河名为扎不罕河,虽然不大,却也够大军饮马补水。多勒与许贯忠相商,令大军在此扎营休整一日。

大军刚刚扎营,有军兵带两牧人过来。多勒便审讯询问其部落名字,周边地形。漠北草原靠近北极,实际没有地图上看起来那么宽广。审讯没多少语言障碍,漠北草原各部落之间语言确有不同,但能够互相交流,尤其是一些常用词,比如草原、马、马奶、男人、女人、弓箭、狼等等,很是相近。反正漠北草原也基本没有文字,主要的交流方式是刀箭,语言不过是辅助而已。

那两牧人自称是个左近的无名小部落。简单问了几句,多勒便放走了他们。

却说那两牧人,离开了多勒的营盘,便一路打马,急急忙忙奔向西南,不多时便到了一处百多帐篷聚集处,进了一个大帐。

帐篷里主位上,坐的非是旁人,正是从西夏静州逃出来的完颜宗弼,也就是金兀术。他是已灭的金国皇族,完颜家族的最后一个名将了。

金国灭亡后,完颜斡鲁和完颜宗弼带着残余女真人逃进了西夏,投靠了李乾顺。一年前,在大华谍间的鼓动下,静州党项人与女真人发生冲突,互有死伤,西夏静州防御使任得敬无奈,率兵镇压女真人。完颜斡鲁断后而死,完颜宗弼率人突围,一路遭遇风沙、严寒、西夏兵,等逃入草原,仅剩五六百人。

完颜宗弼不愧为历史上的金国名将,领着这五六百人,在草原上辗转,劫掠了几个小部落,形成了三四千人的规模,上马能战之丁也有一千余。

草原上的牧人,平日放牧,劫时为兵。那两牧人进了帐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