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八尔昙游说克烈,大同城危在旦夕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回说道,蠓兀女持匕首欲杀虞允文。却听得“咔嚓”和“噗哧”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却是冯四一刀将那女子的持刀手臂砍下,几在同时,花荣的箭头,插入了那女子的额头。

那女子倒在地上,双目圆睁。

虞允文向花荣和冯四敬礼鞠躬:“多谢花军长和冯中校解救!我缺了果断,少了警惕,惭愧之至。”

花荣道:“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可就没人救你了。”

冯四一拍虞允文肩膀,指着地上的女子尸首道:“去割下她的首级。”

虞允文忍着恶心,连砍了好几刀,才砍断了首级。

冯四又推着他向前:“自去找装死的,看不准就补一刀总没错。”

大华军转变策略,专门打击蠓兀部落群的部落,有时还故意布下陷阱,引诱蠓兀军兵来救,扭转了被动局面。

八尔昙甚是愤怒恼火,却也没什么好办法。和大华军硬碰硬肯定不行,不和大华军硬碰,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华军一步步消灭族人,毁去日后恢复和发展的根基。

八尔昙只能叫各部落,尽量往北躲逃。自己带着精锐,在大华军后方寻机破坏。搞过几次后,八尔昙便被大华军追踪了。卢俊义亲自领军,紧追不舍。八尔昙断尾数次,方才向西逃入克烈部控制的地域。

克烈部控制着金山(阿尔泰山脉)以东,薛良格河(蒙古色楞格河)以南的草原中部地区。克烈部首领忽儿札胡思,表面上臣服大华朝,忽儿札胡思还曾亲到汴京拜谒林冲;实际上忽儿札胡思极为忌惮大华朝在草原上扩张,大华朝征讨西夏时,克烈部曾派兵助西夏,后来见大华军太强,事不可为,才撤兵的。

卢俊义领军追入克烈部区域,试图阻挡的克烈人,被大华军视为八尔昙一般的敌人,杀之,败之。

窝鲁朵城,克烈大帐之中,忽儿札胡思正在于八尔昙相见。

“侄儿拜见叔汗。”八尔昙姿态摆得很低,叉手拜见。

肥壮的忽儿札胡思哈哈大笑:“不妥不妥,我是克烈王汗,你是蠓兀王汗,无须如此,无须如此,哈哈哈哈!”

当年八尔昙的父亲颌布勒为蠓兀王汗时,实力强劲,克烈部等,都战战兢兢唯恐被蠓兀吞并。在颌布勒面前,忽儿札胡思是要执礼的。如今八尔昙在自己面前恭敬,忽儿札胡思心中难免得意。

一阵喧闹后,八尔昙直入正题:“叔汗,那林冲野心勃勃,誓要吞并草原。前者契丹辽国、女真金国、汪古部等,皆为大华军所灭。如今是我蠓兀部,蠓兀部往下,便是叔汗的克烈部,望叔汗明鉴。”

忽儿札胡思道:“我克烈部若是对大花草恭恭敬敬,不参与草原反叛势力,大华朝当不会来灭我克烈部吧?”

八尔昙冷笑道:“狼要吃羊,还能找不到理由?再说了,克烈军曾助战西夏,大华朝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时机未到,没有对克烈部发难而已。若蠓兀灭,克烈部便是挡在大华朝面前的第一块绊脚石。”

忽儿札胡思道:“八尔昙,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克烈部还是要再看一看的。”

八尔昙知道,所谓看一看,便是要好处。

八尔昙道:“叔汗若是能出兵,与我一起打退大华军,我愿率蠓兀部向北,原蠓兀部所占草原,尽归克烈部。”

忽儿札胡思身边,是他的长子勃烈尔,说道:“那不是叫我们克烈部,帮你们挡着大华军?”

八尔昙很有耐心,对勃烈尔说道:“若是兄长不放心,我蠓兀部也可留在最南端,中间和北面都归克烈部。总之,叔汗安排哪里,蠓兀部就去哪里。另外,原属塔塔儿部的各部落,我也愿意全部放弃,交给克烈部。”

八尔昙知道,没有克烈部相助,自己死路一条。所以也不矫情,将底线都露出来了。就是只要蠓兀部还活着,别的都归克烈部,还当场向长生天起誓。

八尔昙的条件这么好,忽儿札胡思一时竟无言以对。勃烈尔倒是还想再拖:“我们先对大华军动手,总是不妥。”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