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 收获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幻象毕竟是幻象,法家大能没法以真身显现,出现在结界里的,只是投影,不具备任何法力威能,当幻象影响不了萧业,基本上就没辄了。

“哈哈哈哈~~”

萧业突然哈哈笑道:“他强任他强,青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青史悠悠,铁笔铮铮,尔等作为,已经盖棺定论,一群冢中枯骨,莫非还想翻案?自身不正,怎能压服于我,还不速速退去!”

随着大笑,嗷的一声惨嘶,索元礼的豺狗被彻底吞食干净,失去了索元礼的文气支撑,结界也如肥皂泡般,砰然炸开,法家诸圣消失不见,萧业与索元礼回了现世,那一座座塑像的面孔上,残留着愤怒与恨意!

殿内一片安静,除了索元礼剧烈的喘息声。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索元礼面色苍白,浑身缭绕的凶煞气息已经不再,目光茫然空洞,平凡又不自信,庸庸碌碌,从此泯然于大众矣。

这正是文气争斗失败的后果。

文气被夺,心气俱丧,索元礼本是个酷吏,行事凶狠,手段毒辣,心思狡诈,但从今日起,将变得平庸,唯唯诺诺,尸位素餐,沦为街边最普通的路人。

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意味着索元礼能躲过将来被清算的厄难,御史台其实和黑社会的性质有些相似,双手沾满了无辜的鲜血,仇家、下级与同僚怎么可能给他金盆洗水的机会?

好比一只狮王被拨去爪牙,却奢想安渡余生,可能么?

索元礼的狠毒便是他的爪牙,一旦被人探出狠毒的不再的真相,就是他的死期来临。

“萧郎,你怎能真伤了索大人?”

周允元厉喝。

“我哪里伤到索大了人?索大人除了疲累点,不是好好的么?”

萧业无辜的两手一摊。

“你……哎,罢了,罢了,不知者不罪!”

周允元眼睛一瞪,竟被噎的无话可说。

是的,索元礼被夺的是心气,伤的是灵魂,身体却是无恙,哪怕请来大能修士,都不能说萧业伤了索无礼。

周允元只得叹了口气,扶住索元礼,关心的问道:“元礼兄感觉如何?”

“头有点晕,我没事,休息一阵子就好了,周大人,麻烦你给萧郎安排下罢。”

索元礼摇了摇头,说话声音软软糯糯,带着些畏缩,全无往日的官威气势。

虽然他的官职仍在,但官气被抽取,威严没了,不仅旁人对他再无敬畏,就是他自己也底气不足。

周允元暗喜,索元礼确实废了,自此之后,右肃政台数他一家独大,当然,他不会感激萧业,心里反暗暗忌惮,此子果然是刺头,先告史进的黑状,拒绝周国公的拉拢,现在又跑来右肃政台搞事了,得及早除去,毕竟谁都不想落到索元礼的下场。

“周御史,替本官安排萧郎,并把职责讲清楚了,本官送索大人回去休息!”

周允元回头唤道。

“是!”

周兴拱手施礼,便笑道:“萧大人,请吧!”

“有劳周大人!”

萧业点了点头,随周兴离去。

原本御史台内部有台院、殿院与察院三院,分别统领侍御史、殿中侍御史与监察御史,但是随着分置出右肃政台,三院的职责分工被打乱,凡右肃政台都有监察地方之职。

不过周兴虽然官秩从六品,却和萧业没有从属关系,两者都受御史中丞垂直领导。

“萧大人,此处便是你办理公务之所,凡察院所属计史、令史、掌固,皆可调用,三院共用台狱,非审案不可妄入,咱们这一行啊,既然进来了,就是个劳碌命,暂时不会派给你案件,你先把卷宗流程熟悉了,过几日,咱们右肃政台内部为你办个接风宴……”

周兴把萧业带到地头,热情的介绍,如果换了个初出茅庐的进士,看着那和善的神色,还真有可能心生感激。

“多谢周大人了!”

好不容易周兴讲完,萧业拱手称谢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