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洗剑、转换 (求订阅,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晚,客栈里,烛光摇曳。

周长青放下手中的炼剑经要,目光看着血煞剑,陷入了沉思。

“血炼之剑,当以鲜血祭之。”他低沉的说道。

这片炼剑经要里,有完整的血炼之剑的祭炼之法。

按照这位蜀山剑宗弟子留下来的说法,剑乃凶器,以血祭之,不仅凶厉更甚,且灵性更强。

但血炼之法,也分正邪两种祭炼方式。

正道之法,是炼制成剑胚之后,时常以法力和自身之血温养祭祀,如此剑成之日,方可如臂挥使。

而邪道之法,则是以他人之血祭祀喂养,如此剑成之日,不仅凶威更深,且煞气凛然。

相对于正道祭炼之法,后者虽然威力更甚,但极容易遭到反噬,使得心智受损,沦为剑奴。

且剑成之后,还必须时常以鲜血温养,否则不仅威力受损,还会使得剑中灵性大减。

远不如前者,在剑成之后,只需以法力温养,便可不断成长那般简单。

但既然同为血炼之剑,两者自然存在某种共通之处。

也就是说,在某种情况下,是可以达到相互转换的。

而这,也就是左小千将这篇炼剑经要,赠于周长青的原因。

因为这片炼剑经要里,赫然便存在着这种转换之法。

这方法极为简单,却也极为霸道,便是不破不立。

以三冠公鸡之血,在正午烈阳之时,引出剑中血煞之气,待到子夜正阴之后,再以人之精血温养剑中之魄。

如此,使得剑中血煞在不断流逝的同时,始终保持血煞不绝。

待到剑中血煞将灭未灭之际,再以一人之精血,彻底镇压转换血剑,如此方能使得血炼之剑,由邪转正。

这其中引出血煞较为容易,但如何保持剑中血煞不灭,甚至在最后彻底将之镇压最难。

虽然血煞流逝的越多,血剑的威力便会越弱,可也正因如此,使得最后残存的那一缕血煞,极为难以镇压。

稍有不慎,便会使得血炼之剑彻底报废。

而且,即便转换成功,血炼之剑的威力,也会减少五层以上,能够保持其中灵性不散,便是成功。

“按照这蜀山剑宗弟子所留下来的剑经,想要将血炼邪剑转化为正剑,最好是在邪剑未成之时。

因为此时的邪剑,虽然同样血煞惊人,但其中煞气还未凝结成念,故而最为容易。

否则一旦剑成,要破血煞,必需先破其念。

如此一来,不仅转换时间更长,且血炼之剑的威力,在煞念被破之时,威力当场减去八层。”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转换之法如此艰难,且又容易导致法剑损毁,为何还要转换。

这便是正与邪的那一丝坚持了。

按照蜀山剑宗的弟子说法,他们转换邪剑的目的,不是为了剑的威能。

而是因为剑的本身,能够诞生出灵性的剑,哪怕只有一丝,也代表了剑的材质不凡,与剑本身的不易。

只要能保留这一丝不易,便是耗费再多苦功也是值得。

“不过有青砖在,这由邪转正之法,却并不算有多难。

且这血煞剑,按照那白面书生所说,还未彻底剑成,如此一来,转换之时,便更有把握。”

想到这里,周长青心中不经有些疑惑。

以当日那密室中的情况而言,那白面书生,应该早就可以将这血剑完成才对。

可偏偏自己作死,引来了他和左小千。

要是没有得到炼剑经要之时,他还会相信是需要特定的人。

可得了这炼剑经要,周长青才更加疑惑。

“如此种种不合理的情况,难怪左小千会认为百莲教另有谋划。”

将血剑和剑经收入古卷空间,周长青心中嘀咕一句后,便开始盘膝修炼起来。

次日,周长青一早便去市集里买了一只开了三冠的大公鸡。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