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赢黎.我们走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奇岩城的警卫营骑士们站在城墙之上,远处近百只飞龙穿梭在厚如棉絮般的云层中,城头数百架床弩纷纷调整好角度,巨型弩箭放进弩槽之中,弓弦也缓缓被绞盘拉开,俯仰角支架上仰三十五度,纷纷对准云层中那些兽人飞龙骑士。

最近这几年奇岩城没有任何战事,警卫营方面对于守城器械的例行检修工作由于经费问题,已经延后了将近半年有余,雨季之后,这些床弩的各部分活结连接处变得锈迹斑斑,此刻被警卫营的弩手们装上牛筋弓弦,绞盘在刺耳的吱吱呀呀声中,床弩的弓弦被弩手们拉开……

一群警卫营骑士们正在拼命地用磨刀石,给刺龙枪的枪尖打磨,这些老旧军械的木柄上面已经长了一层霉斑,甚至堆叠在底部的木器军械上面已经长出一层五彩斑斓的蘑菇来。

守城士兵和警卫营的骑士们相对无语地站在城墙上,双方长官们也没有任何交流互动的打算,场面一度非常的沉闷。

警卫营的骑士们在城头上战战兢兢地等了半天,发现远处的那群飞龙似乎没有空袭奇岩城的打算,就果断留下一部分骑士继续守在这儿,剩下大半的警卫营骑士们原地解散……

……

五只陆行巨蜥满载着从蛮荒沼泽古扎赫尔部落带回来的物资,钻出茂密的雨林,在城头这群警卫团骑士们目光纷纷集中到我们这支队伍上,在城门口等待入城的民众们也都哗然,五只陆行巨蜥向前缓缓而行,总有一些人因为胆怯而不断地向后退,城门口的场面一度非常的混乱。

奇岩城的城门还没有打开,城外的民众给我们让开一条路。

纳撒尼尔兴奋地站在最前面的陆行巨蜥头顶上,将身上的穿着的砍袖皮马甲脱下来,精赤着上身用力挥动着手里的皮马甲,对城头上的警卫营骑士们大声喊道:“快点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城!”

城头上的守城士兵们从墙垛之间探头向下观察了半天,没有发现其他可疑情况,又看着纳撒尼尔站在巨蜥头顶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连忙放下吊桥,打开城门将等候在城外的人们放进城内。

等待进城的人很多,并不是所有人都害怕我们。

等在城门口最前面的是群骑这古博来马的轻甲骑士,他们虽然目光带着一丝警惕,却没有和其他民众一样躲开。

我们一行人排着坐在陆行巨蜥的背上,也是排在这群骑士的后面。

或许因为我们一些人骑着五条陆行巨蜥的缘故,这种巨型蜥兽长相凶恶,无论是等待进城的贫民,还是坐在马车中的贵族,都躲得我们远远的,根本就不愿靠近我们,以至于我们后面很长一段距离空无一人。

上次进城的时候,奇岩城城门管控得没有这么严格,我们一行人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盘问就进了奇岩城。

可是这次好像要严苛许多,而且周围的那些奇岩城平民们也全都以一种奇怪地眼神望着我们,警惕的目光中带有强烈的鄙夷之色,看起来奇岩城一定出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变故。

等排到我们进城,城门口的守卫根本就没有上前检查的意思,而是纷纷站在拒路马的后面,手持帝国制式强弩与我们一行人对峙,纳撒尼尔一脸诧异的站在陆行巨蜥头顶,他飞快地从陆行巨蜥身上溜下来,跑到城门口与那群不愿上前的城门守卫交涉。

那些城门守卫根本不愿搭理纳撒尼尔,因此我不得不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

对于这些城守来说,我的贵族身份远比一两枚金币更有效果,于是我佩戴着象征侯爵身份的贵族勋章走上前去,那些城门守卫不认识我,却是认识我胸.前的贵族勋章,他们远远地躲在拒路马后面向我行礼。

“我们要进奇岩城,为什么不放行?”我质问那些城们守卫。

那群城门守卫中,一位士兵队长站出来对我解释道:“这位侯爵大人,最近接到奇岩城城主府的命令,凡是从沼泽归来的冒险团都需要由警卫营的骑士们亲自盘查,我们也是例行公事罢了。”

说完这些,这位士兵队长哧溜一下,躲回城门口的拒路马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