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被解剖的感觉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天时间,心情很好,时间自然也就过得很快。 X更新最快

第三天,一辆医用救急车来到了苏宏的临时宿舍。

苏宏没有一点的畏惧,他心绪宁静,毫无波澜,静静的躺在了医务车上。

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

苏宏被推进了电梯,电梯一直往下降,很久才停下。

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负四的字样映入眼底。苏宏释然。。

他无喜无悲。来到这里,他就把一切都看得很开了。身处这种时代,敢于奉献的热血青年很多,他不是唯一。

生的意义,不同时代,是不同体现。

和平时代,生的意义是创造与守护、

战乱年代,生的意义是爱与和平。

灭世的年代,生的意义是反抗,是斗争,是守护。

身处灭世的年代,苏宏毅然选择了反抗。他恐惧死亡,恐惧与至亲分别,可他知道,他必须要这样做。

人,不能自私!

苏宏被继续推着前进,没过多久,他被推进了走廊右边的一个房间中。

实验室里,有一个头发蓬松而灰白的老人。他戴着眼镜,脸有点方,有点疯狂科学家那种样子。

一声的大白挂,和他的样貌有点不搭。他的身边也有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人,。中年人肌肉坚实,一眼便能看出他是保镖。

庄博士!众人纷纷客气的问候。

“嗯,你们先出去吧,三天之后,你们再来。”庄博士的声音有点淡淡的哀伤。

他在这个实验室里亲历了太多场景,他的心被深深的感染了。

曾经,他是一个脾气古怪的疯狂科学家,可是一个个爱国的热血青年和他谈心,然后又在他的眼前遗憾的闭上双眼,他深深的被震撼了。扭曲的心也被一群青年给扶正了。

庄博士看着一脸平静的苏宏,脸上有痛惜,有自责,有痛恨。

“小伙子,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希望我们人族能变强,能抢回失去的。而且,我有王者梦,有帝梦,我希望未来有一天,人们会称呼我为,什么什么王,或者什么什么大帝。”

苏宏平静的目光一下变得深邃,他有着梦想。

庄博士惊讶了一下。这个青年,志向宏大。

“所以你要赌。”

“沉默与退缩是慢性毒药,会慢慢把我们毒死。”

“可是,你有可能会死!”庄博士眼角微红,话语酸楚。

“我恐惧死亡,可我更恐惧被热锅蒸烤。”

“哎!我们开始做手术吧!”

“嗯。”苏宏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一股清凉的感觉传来,苏宏的眉毛动了动。果然和臆想的一样,还是要动刀子的。从躺在急救医务车上开始,他就知道会是这样子的。

刚才那清凉的感觉,应该是麻醉剂。

不一会儿,他便感觉身体有些飘飘然,大脑的反应有些迟钝了。

很显然,药量很大。

他努力回想着有关基因与酶的知识。

基因的本质是脱氧核糖核酸。和核酸。而核酸是单细胞生物的的dna.人体的基因小分子,是脱氧核糖核酸。

每两个相邻的基因之间都有特殊的化学键链接,有些化学键在一定的条件下可用酶来拆开和粘合。

酶的本质是蛋白质,所以不能口服,会被消化分解的。所以,必须得开刀。

清凉的感觉过后,苏宏感觉自己被各种仪器包围。

他被吓了一跳,睁开了眼睛。眼前这一幕,把他吓了一跳。什么显微镜,放大镜,心电图,各种试纸和刀具,这真的有点吓人。

此时此刻,他想起了高中生物实验室里老师讲桌上的那只小白鼠。

恐惧,挣扎,各种凄厉的叫声。

曾经何时,他不曾想到,有一天,他也会经历这种事情。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