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观民正思绪如麻,杨礼霆就过来了,未见其人先闻起声,“徐观民!”无奈回头,就见他醉醺醺得跑过来,蓝眼睛不知为什么在夜里显得更亮,像帝冠上那颗宝石,倾国无双。 X更新最快徐观民得背影在他眼里得出现了重影,回头看他得时候,俊朗容貌在夜里的昏昏灯火下更加让人无法自拔,就连自己这个男人,都觉得他那么无可挑剔……

这样想着,突然一个激灵,不对!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这种癖好得!心脏一骤,这个想法让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瞬间酒醒。

“杨兄,你……没事吧?”徐观民有些担忧,看他得表情变化似乎不是多好。

“没……?!!!!”刚想回话没注意脚下台阶,一下子踩空,整个人重心不稳向前扑去。毫不意外得摔进了徐观民得怀里,“你……没事吧?”闻着他身上的味道,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起来,直到头顶传来声音,才尴尬的站直身子,幸亏酒喝多了脸本来红要不然怎么解释的清。从前,也有姑娘这样干过,可是自己都是被扑的那个啊……

“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

“没有,闷的。”

“嗯,先坐下休息吧。”扶到桌边休息,徐观民见他此时蓝色的眸子妖冶,看到多一秒都要沉沦,只好转移视线。回到栏杆边盯着远传出神,良久,似乎想到的了什么,突然站直起身子回头。

杨礼霆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叹了口气,把外袍脱下给他盖上,顺手把他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拿起桌上的壶倒了口酒喝,有些辣喉咙,舔舔嘴唇离开了。

良久,那只橘猫啊橙来到杨礼霆的脚下,喵了一声,杨礼霆缓缓睁开眼,两双眼睛对望,如出一致的蓝。他扬起嘴角轻笑一声,猫儿不解的歪歪脑袋。“来。”拍拍大腿示意,啊橙一跃而上,熟门熟路的钻进衣领露出个脑袋,那模样可爱极了。惹他伸手揉揉脑袋,长臂一伸捞起那件滑落的外袍离去。

第二日早晨,杨礼霆又到那榕树下摆摊,心里在盘计着清源镇的事情,这件事在半月前就已经盘算,现在时机成熟宜立马动身,只是……徐观民什么时候来呢?

清源镇是果蔬大镇只是道路不通常常销售阻塞,农民出手的价格一压再压,亏的连地租都要倒贴都是常有的事,可清源镇的特产果蔬一走出到别的地方卖,就是平常果蔬的两倍有余,其中利润是相当丰厚的。但这特产不宜久放,一过了那时日就味道大变,在运输上的难题喝成本也是不可忽视。

写完最后一条红缎,抬头就看见走来的徐观民,穿过人潮,目光定定的看着自己。有一瞬间觉得他是个妖精。

把红缎攥在手心,拿出他昨晚给他的外袍,等他来到面前。

“昨晚多谢,我喝的多了些。”说着微微躬身把衣服递还,徐观民接过:“不必放在心上,举手之劳而已,杨兄昨晚去了哪里,我返回去寻你的时候就不见你了。”杨礼霆一愣:“哦,是那个姑娘扶我回去了吧,醒来的时候在常去的房里躺着。”

“那就好,忽然不见了人还以为你掉湖里了。”

“就不必称我杨兄了,我们年级相仿,也是朋友了,你就像我娘一样叫我啊霆就好。”

徐观民点头,:“那竟然这样……”

“我就叫你老徐吧,你长得那么嫩,成天一副老气秋横的……把你愁的,不就是娶个老婆嘛。”他不说徐观民也不会发现,自己确实板着一张脸,可能经年累月,已成习惯。笑了笑,算是默认。

“你还记得我昨晚与你说的清源镇的事情吗?”杨礼霆挑挑眉,“嗯。”

“我今天就动身出发,你确定一起前去了吗?”徐观民习惯性得把拇指得食指扣在一起摩擦,这个小动作是他在思考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点头之后杨礼霆喜笑颜开得拉着他去吃饭。

徐观民注意到他手里露出一个角得红缎,提醒道:“这个……不先挂上去么?”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