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死生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的风从河面上来,刺骨的寒意,阿福的后背冒出一层汗。

这个阿九不是开玩笑,他是真要杀人。

她一动不动,看着阿九,不哭不闹,面容平静,说:“总要给个理由吧?”

阿九笑了笑:“看看,露出真面目了,这一张脸,跟老实可怜有什么关系?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有问题。”

阿福没说话,看着他。

“你那个娘,都病的要死了,竟然还有心情做出那般姿态,说情啊爱的话。”阿九说,一脸嫌弃,“是个烟花巷出身的吧。”

果然,丽娘那句自作主张的话还是引起注意了,这小子也太机敏了吧,还真让他猜对了。

阿福想了想,说:“我娘和我爹情深意重——”

“都什么时候了,生死关头,还情深意重呢,你娘是不是忘了身边还有你们两个孩子呢?”阿九打断她,嗤笑,“小姑娘,你们这场戏做的的确不错,但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因为你们没有见过真正的娘将死,儿无托是什么样子。”

娘将死儿无托的样子?阿福看着阿九,听起来他见过啊?

“是什么样子?”她好奇问。

不知道是她这态度,还是先前的那句话惹恼了阿九,他的神情变得阴沉。

“开头提到楚将军,假话真说,杨大春是假的,那楚将军就有可能是真的。”他冷冷说,“所以我故意让你看到密信,果然,你们是为这个来的。”

一开始就露陷了?说的杨大春,只提了下父亲的名字,他竟然想到这里了?

也是,既然是密信怎么可能让她看到,这个的确是她失策大意了。

没办法,对父亲太关切了。

阿福看着他,说:“阿九公子,你先放下兵器,这件事不是你想的这样——”

她的话没说完,就见阿九的视线越过她看向河面,神情冷厉。

阿福也下意识的看过去,河面上水雾缭绕,一艘大船缓缓驶来,船头站着一人,看不清他的样子,只看到白色锦衣,腰间一条蓝束带——

她的同党?阿九冷声喝道:“你说不说!”

他的同党?阿福猜测,收回视线看他,接着说:“——我不知道你有密信,我只是恰好看到,又恰好认识楚岺将军,所以——”

这一次她的话依旧没说完,眼前寒光一闪,伴着阿九冷冷的声音:“去死吧。”

阿福毛骨悚然。

他根本不为查问,只要杀人灭口。

这一瞬间十三岁自己身体的本能发挥了作用,一个弯身躲避,匕首擦着脸滑过。

但她因为躲避,河石湿滑,脚步踉跄,人向河水中倒去。

噗通一声。

视线里阿九消失,取而代之是清晨的天空,然后冰冷的河水将她吞没。

就像,那时候。

熟悉的记忆也瞬时将她吞没。

阿福的视线模糊,呼吸停下,耳边什么也听不到了。

......

......

京城楚家的花园里有一个湖。

楚家虽然现在没落了,但祖上是跟随高祖皇帝起家的臣子,作为最早进京的功臣,抢——分到了一处前朝皇亲国戚的宅邸,这个宅邸最有名的就是花园。

如今依旧是京城有名的园子,当然,现在叫做楚园。

她也很喜欢这个园子,尤其是喜欢和堂姐还有其他的小姐们坐在园子里画画弹琴,是她在边郡从未见过的美景。

但她技艺很差,大家不带她玩。

那一次,她又被嘲笑挤兑,堂姐干脆让她去给大家准备茶点。

她又是生气又是难过的走开了,打发了婢女们去准备茶点,自己走到湖边生闷气。

然后,她踩到了松动的石头,栽进了湖里。

她不会水,身边又没有人,她以为自己要死,然后,有个人从天而降——

......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