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开坑没有回头路,今天死也...)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早晚班交接过后,华笙换好衣服出了餐馆,视线频频落到某个方向。

最后嘶了一声,还是走了过去。

华笙打工的川菜馆对面是几家倒闭已久的餐厅,贴着出售或转租字样的荒凉店面旁边有几张年久失修的长椅。

有个男人此时正坐在其中一张长椅上。

华笙从中午就注意到这个男人了,男人显眼的外表当然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最重要的,还是他跟华笙一样的玩家身份。

他们所在的金钱游戏有些特殊,虽然也充斥欺诈背叛和勾心斗角,倒也不至于危及玩家性命。

因此至少这种低等任务场合,玩家身份是互相公开的。只要出现在彼此视线之内,便会得到提示。

华笙走到男人面前,看他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和落魄的神色,有七八分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心里叹了口气,把手里那盒准备自己回去路上喝的柠檬茶递了过去——

“喏!喝茶不?”

男人闻言抬头,神色中还带着茫然,无处不透着金贵大少爷对环境的无所适从。

应该是现实中刚刚破产就被拉进游戏的倒霉蛋吧?

成为金钱游戏的玩家很简单,只要个人财产低于一百块,且成年不再具有受抚养资格和经济来源,便有可能被拉进游戏之中。

这种筛选条件下,绝大部分被选中的人都是现实中走投无路的失败者。

当然也有例外,就比如眼前这个男人。

这家伙一看就出身良好,周身气质是被极致的物质条件浸染出的奢靡金贵,坐在破烂的长凳上也跟周围格格不入。这种人放在现实,华笙连给他们开门泊车都够不上。

但玩家的筛选条件没有例外,因此事情就一目了然了。

金贵的大少爷一夜破产,还没来得及接受现实就被拉进游戏,开始体验最底层的人生。

大少爷如果没被卷入游戏,或许还有亲人朋友接济一阵,可以慢慢接受现实。

但玩家在游戏世界内可是没有任何社会关系的,为免玩家饿死,游戏初期会给玩家安排工作。

比如华笙此时打工的川菜馆,就是这次游戏安排的职位提供所。

想也知道,这种大少爷平时恐怕都没有踏足过这种街边馆子,又怎么可能做得来端盘打扫的工作。

华笙见对方接过柠檬茶,有些笨拙的插上吸管喝了起来。

这才开口问道:“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本局游戏期限拢共七天,任务是将个人财产至少增长20%,这会儿已经过去四天半了。

要不是男人突然跑出来,华笙都不知道这局还有一个玩家。

“我叫华笙,你——”

“叫我陆行吧。”男人开口道,接着回答了华笙的问题:“游戏并没有强制要求玩家在规定的职供所工作,所以我自己找工作去了。”

华笙了然,不过大少爷能整整四天过后才被毒打回来,看神态虽然失落,但外表还算干净精神,倒也出乎意料。

便好奇道:“那你找到工作了吗?在哪儿?”

“找到了,两条街外的那家理发店。”

“那家啊——”华笙有点印象,回餐馆提供的宿舍要经过那里。

他忍不住又打量了陆行一番,倒也是,这大少爷帅气体面,靠脸也不愁饿死。

自己这是打工仔替皇帝操心,华笙晒笑一下准备离开:“那成吧,有事做就好,别摸鱼太久,至少别在混到目标工资前被开了。”

“既然这样那我先——”

话没说完就听陆行道:“已经被开除了。”

华笙一惊:“为什么?”

陆行找的那家理发店还算时髦,店里的顾客以年轻女性为主。

照华笙看来,这货就是什么都不做,杵在那里混工资理发店也不亏,这脸能招不少女人进来呢——男人也不排除。

这仿佛戳到了陆行的痛处,他神色满是大受



正在加载,如长时间未加载完请刷新......